首提“体制性因素”意味着什么

  一季度的政治局会议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但重要性丝毫未减。《外商投资法》加速出台,核心就是给予外商企业国民待遇,允许外商企业发行股票、债券融资。

  文|朱振鑫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总裁、如是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芹芹 张明照 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每逢周期的拐点,中央关于经济的安排总是格外重要。一季度的政治局会议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但重要性丝毫未减。从经济上看,一季度略超预期的6.4%,让原本对经济高度一致的下行预期出现了分歧。从市场上看,春季躁动之后虽然没有出现预期的调整,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牛市提前结束。从政策上看,本来确定的宽松周期在超预期的数据之后似乎也开始出现犹豫。在这种分歧的十字路口,我们更有必要逐字逐句的读一下4.19政治局会议的政策信号:

  第一,两个6.4%并没有改变中央对经济下行的判断。继去年10月政治局会议和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隔4年重提“下行压力”后,“经济下行压力”的判断再度出现,虽然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4%,与去年四季度持平,主要是得益于财政和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不断发力,两个6.4%只是数字上的短期企稳,在经济减速的大周期下,依靠政策支撑的短期复苏可能只是中国经济换挡的中继站,而不是终点站。经济下行压力暂时趋缓,并未解除,国内经济底还未到来。

  第二,最大的亮点在于首次提出经济下行有“体制性”因素。今天会议最重要的可能就是这句话:“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2015年之前,我们只说经济下行来自短期的“周期性”因素,比如房地产涨多了开始降温,这种下行靠财政货币政策就可以对冲。2015年开始强调中长期的“结构性”因素,比如产能过剩、外部环境变化、人口老龄化等等,这些大多是结构调整政策,比如去产能、去杠杆等等。这次破天荒地提“体制性”因素,其中内涵就很丰富了,总的来说就是很多制度过时了,必须靠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彻头彻尾的体制性改革。

  第三,财政和货币政策基本没有变化,还是稳稳的宽松。财政政策还是要“加力提效”,和去年明显偏宽松,力度明显加大,这个表述有点像2015年的“加大力度”和2016年的“更加积极有效”的结合体,也就是说,既要像2015年那样加大力度(当时扩大赤字、鼓励PPP和政府产业基金),但也不能再走当时伪PPP违规债务扩张的老路。所以我们看到地方债提前下发、中央提前下发转移支付及发改委加速项目审批,地方政府专项债超预期增加,财政前倾趋势明显。货币政策还是要松紧适度,后续的宽松力度应该和前期差不多,资金面持续稳稳地宽松,考虑到前面的总体定调和上一轮宽松的教训,应该不会像2015年那么宽松,更多的采用降准+定向降息的方式。

  第四,重提“房住不炒”,房地产不会出现2015式的宽松,房价也很难重复2016-2017的故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再提“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不少城市的调控政策出现局部性宽松,如菏泽取消限售、阜阳取消限价、多城调降人才落户门槛、沪深税费优惠力度加大,房地产调控力度有所放松。所以我们看到楼市迎来小阳春,尤其是核心一二线城市成交回暖。这次政治局会议再次重申“房住不炒”,并强调“城市政府主体责任”, 要求每个城市因地制宜,切实管好自己的房价和市场,不能炒。未来的房地产政策各地政策明显分化,不会像2014年力度那么大,应该和2011年更为类似,以货币宽松和局部宽松为主,不会出现类似调整首付、放开限购这样的大招。

  第五,单独提了科创板要真正践行注册制,注册制意味着减少一切审批,让券商和市场机构承担主体责任,预计科创板上市节奏会加快。科创板是2019年资本市场最大的看点,承担了金融改革和制度创新的重大使命。从进度来看,已有81家的上市申请被受理,科创板进程加速。要真正落实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这就意味着证监会不再进行实质性审核,不再对企业盈利能力把关,而且上市条件放松,未盈利的企业也可以上市,必然会导致上市企业质量参差不齐,充满不确定性,对于投资者而言,科创板确实存在着不少结构性机会,但其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第六,强调了外资国民待遇问题,后续应该会有更多实质性突破。《外商投资法》加速出台,核心就是给予外商企业国民待遇,允许外商企业发行股票、债券融资。之后陆续批准了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野村东方三家外资控股券商。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另外还重点关注了外资企业技术转让的问题。基本上可以说是针对性的照顾到了美欧等国政府和企业的需求,是在之前贸易战压力之下的开放。预计中国市场对外商的吸引力会明显增强,但具体的情况还需要看后续的细则和执行。对中国经济不会产生明显的推动作用,实际上外资的快速增长期已过,中国实际使用外资增速从2010年的17.44%一路下滑到2018年的0.9%,这一系列开放的政策更多的是放开更多的管制,引入新的竞争主体,进一步发挥市场的力量。

  第七,首次在政治局会议层面提职业教育,主要就是解决大学生校园教育和就业市场不匹配的结构性就业问题。中央比过去更重视就业问题。当前我国的就业问题除了由于经济下行带来的总量承压之外,主要是结构性问题。这里面有两个错位,一是普通教育中很多大学生在学校学到的与社会的需求错位,这个问题是当前大学生就业难的主要原因之一,解决的办法要么改变传统的学校教育内容,要么通过如我们投资的金融小伙伴这样的社会培训机构完成大学生的职前教育。二是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错位,主流观念过于看重普通教育而忽视职业教育,大部分优质生源涌入到了学历教育中,从而使我国的职业教育发展先天不足。今年初关于职业教育的一系列文件都将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放在同等地位,建立新的人才培训体系。政府报告中着重提出高职院校要大规模扩招100万人,足见政府对职业教育的重视。

  第八,安全事件频发的背景下强调安全生产,监管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大。今年出了不少安全事故,影响最大的当属江苏响水特大爆炸事故,这次事故造成78人遇难,直接的结果就是响水化工园彻底关闭,整顿力度远超预期。这次会议强调安全生产问题,预计未来几年内关于安全生产的政策会越来越多,监管也会越来越严。这个对整个供给上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以化工行业为例,目前国内有危化品企业25万余家,安全生产水平参差不齐,当初的风险排查中江苏有5个重点县,响水都不在这其中,我国目前化工行业的安全状况可想而之。一旦安全生产要求变高,会导致供给的短缺,然后通过涨价向下游传递,会明显改善化工行业的盈利情况。但是就像前几年严厉的环保政策催生的环保行业大繁荣一样,这种严厉的政策只是给行业提供了一个好的发展时机,鸡犬升天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落脚到最后,还是要看企业的竞争力。不仅如此,安全生产不只是一句话,更代表着企业成本的提高,长期来看,维持安全生产的成本也注定了小企业会逐步被市场所淘汰,龙头企业的竞争优势会进一步提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

精彩评论
  • 2019-04-20 13:40:26

    4.19政治局会议最大的亮点在于首次提出经济下行有“体制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