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解读:政策宽松难加码 结构性改革将加速

  与此前的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相比,政治局会议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明显好转,称“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但同时也提及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

  一季度经济数据超预期之后,宏观政策的走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4月19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出政策宽松暂不加码、更多依赖改革的信号。

  与此前的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相比,政治局会议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明显好转,称“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但同时也提及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在政策表述上,“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没有再次提及,但延续了此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的提法。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认为,“总体平稳”和“下行压力”并提,意味着逆周期政策不排除有二阶拐点,但并没有转向。

  这一变化在市场预期之中。一季度数据发布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重提“货币总闸门”,传递出较为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数据发布当日,央行缩量续作中期借贷便利(MLF),也显示流动性操作转向边际趋紧。

  瑞银、花旗等机构均发布研报称,随着经济表现超预期,未来刺激政策加码的必要性大幅降低,结构性改革步伐可能加速。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认为,政策宽松力度不会进一步加码,政府会继续推动包括减税降费、增加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扩大基建相关支出等已宣布和计划中的宽松措施落地。下半年若信贷增速持续强于预期且大部分新增信贷流向房地产或股市,政府可能会边际收紧目前的宽松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政治局会议提出下行压力“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这一判断此前常见于政府经济官员、学者的公开发言,但出现在政治局会议中尚属首次。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总裁朱振鑫认为,这一提法内涵丰富。

  他解释称,2015年之前,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短期周期性因素,靠财政、货币政策可以对冲;2015年开始强调中长期的结构性因素,比如产能过剩、外部环境变化、人口老龄化等等,大多通过去产能、去杠杆等结构调整政策来应对。这次破天荒的提及“体制性”因素,总的来说是很多制度过时了,必须靠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彻头彻尾的体制性改革。

  与此相呼应,会议提出“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在重申“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的同时,也要求“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天风证券研报认为,这意味着供给侧改革不仅在于清理无效供给,还在于增加有效供给,进而通过有效供给来扩大和满足有效需求。金融供给侧改革,一方面是在金融供给过剩的房地产、国企、地方政府等领域继续去产能,另一方面则要提高对中小微企业、科技创新企业的金融供给质量,最终达成会议提到的“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稳增长的重要依托”这一目的。

  会议专门提及“科创板要真正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朱振鑫认为,注册制意味着减少一切审批,让券商和市场机构承担主体责任,预计科创板上市节奏会加快,成为2019年资本市场最大的看点。

  随着前期货币政策的宽松和部分城市放松房地产调控,3月以来,房地产市场出现明显回暖,房地产销售、投资表现均超预期,包括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内的部分人士提醒,应坚持房地产调控不动摇,谨防新一轮房价上涨。

  不同于经济工作会议未专门提及房地产,此次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

  郭磊认为,这可能意味着政策对房价上涨苗头有所警惕,但“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原则意味着不会有一刀切的调控,政策更强调的是各地根据现实情况稳定当地住房市场,确保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朱振鑫也认为,未来的房地产政策各地政策明显分化,不会像2014年力度那么大,应该和2011年更为类似,以货币宽松和局部宽松为主,不会出现类似调整首付、放开限购这样的大招。

  “房地产长效机制上更加强调地方责任,加上地方债务处置的问责制度,意味着传统通过卖地来补充地方财政的路径可能失效,最终也将倒逼地方加大改革力度。”天风证券研报称,今年真正最值得期待的改革是资本市场改革和国企改革,这也是解决当前面临的最大顽疾(地方债务风险)和最大机遇(高质量发展)所对应的解决、实现途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

精彩评论
  • 2019-04-20 13:41:01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政策宽松力度不会进一步加码,继续推动现有政策落地;房地产再提“房住不炒”,显示对房价上涨苗头有所警惕。